言毕也不废话朝着一侧皮皮虾的方向一伸手对面

分享到:
夜明珠的琉璃盏的旁边仔细的端详了起来。
 
    谁成想这一细瞧可了不得了,这些夜明珠,可不是顾峥在现实世界中的那些死气沉沉的出土文物。
 
    它们一个个的个头都足有拳头的大小,最难得的是随着自己的光晕一圈圈的散开的同时,竟然如同活物一般的吞吐着周围的灵气,以平衡着自身的循环,壮大着光芒的范围。
 
    这太了不得了,这种夜明珠,已经脱离了凡物的范畴,可以归纳为传说中的宝物的级别了。
 
    而在这个房间之内,顾峥又粗粗的数了一番,就这般的夜明灯,就不下于九盏的数量,而伴随在这些大灯周围的,用作反射作用的浑圆的珍珠,竟跟不要钱一般的镶嵌在这四面的水晶墙之上,全做咱们现在的包墙围子的装饰物了。
 
    越是看着,顾峥越是心惊,他一边嘶嘶的倒抽着冷气,就开始上下其手的对着自己在这个世界之中的身体……摸索了起来。
 
    谁成想,他这手刚刚的摸到腰上呢,这个从外形上看起来结实无比的水晶房间就开始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我去,地震了?
 
    顾峥下意识的想要拉门朝外跑去的时候,脚底下又疑惑的停滞了下来。
 
    等等,不太对啊,这海底深处怎么可能会有地震?
 
    也许是活火山爆发?
 
    但是感受着这周围清冽的水温,依然活蹦乱跳的从他的水晶房间外游过的深海鱼群,顾峥就否定了这一猜测。
 
    然后一个更加不美妙的想法就在他的脑海中冒了出来。
 
    而他的嘴中一不小心的秃噜出来一句:“不是我想的那样的吧。”之后,他的水晶房间,并没有遮拦的大门外,就传来了一阵十分焦急的通禀声。
 
    “李将军,龙王有请!”
 
    随着这一声传来,顾峥的心却是扑通一下子就跌落到了谷底。
 
    果然,他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刚才这个探出脑袋来的皮皮虾头对着他叫什么?
 
    李将军?
 
    巡海夜叉,李艮?
 
    这个在封神演义之中难得的有名有姓的被哪吒打死的人物?
 
    我真是谢谢你全家了,鬼谷子。
 
    但是对面的这个皮皮虾的小黑豆的眼睛中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太过于迫切,迫切到了他若是不跟着对方走一趟的话,说不定这位虾兵就要变成一桶虾酱的下场,让顾峥那已经到了嘴边的拒绝的话语,又给咽了回去了。
 
    这年头,凡人想要找个不上工的理由还是挺容易的,但是搁在这位巡海夜叉的身上,还真的挺难的。
 
    所以,此时的顾峥叹了一口气,顺带手的就将自己的目光落在了这水晶房间一角的武器架上,生无可恋的回了一句:“你先回去速速通禀,就说李艮我随后就到。”
 
 855 夜叉,上去弄死他……(34/50)
 
    而一旁的皮皮虾果真是个有眼力的虾皮,他在看到了顾峥的这个小动作之后,就一脸谄媚的朝着身后一挥手,紧跟着,就上来了两个拥有着大对虾的头的手下,一前一后的就将这把日月开山大斧给抬了起来,嘿呦嘿呦的就朝着龙宫的方向率先的进发了。
 
    临出门前,皮皮虾还朝着顾峥拱手告退,十分恭敬的回复到:“李将军慢行,容小的先行一步,回龙宫与龙王复命!”
 
    而此时的顾峥也没有心情跟着皮皮虾多说,挥挥手就让他先行的退了下去。
 
    待到这水晶房间中再一次的归于平静了之后,顾峥就一握拳头,朝着自己的胸脯砰砰的锤了两下。
 
    这是何等的狗身份。
 
    哪怕是穿成了那个龙王家的三太子傲丙也成啊。
 
    怎么偏偏就是这倒霉蛋一般的夜叉呢?
 
    前者好歹在反抗自己悲催的命运的时候,还能扑腾出两三个浪花呢,而自己呢?
 
    难道就这么束手待命?
 
    将自己的人头白白的贡献给哪吒那个熊孩子?
 
    不,绝不可能。
 
    他顾峥是明明知道了事情的走向,却要上杆子找死的人吗?
 
    当然不是。
 
    自然,此次的龙宫行,他还是要走上一趟的,否则在龙王那里他不好交代。
 
    也不知道这个夜叉的记忆他能不能接收一下,他这个被硬塞过来的灵魂,到了现在,竟然连他此行的目的都没有弄明白,就贸贸然的妄动,也实在是太容易出危险了啊。
 
    下了决断的顾峥,立马就将自己的房门给掩了起来,趁着这会子四下无鱼的空档,就闭目接收起了属于这个夜叉之躯……李艮巡海的记忆来了。
 
    这一接收可了不得了,谁成想这个在封神演义的世界中只出现了一集,一个照面,一句话,的巡海夜叉,他脑海中的记忆,竟然能追溯到混沌初开的洪荒世界之中。
 
    而猝不及防间顾峥这么一接收,就被这庞大又纷乱的记忆……给冲了一个后仰。
 
    若不是顾峥见机不妙,将这个驱壳之中的记忆以硬盘备份的方式给格式成了几个分类的区域,待到他将手头的事情解决了之后,再慢慢的接收的话。
 
    说不得这一次,顾峥就要被这庞大的信息量,给冲击成一个白痴了。
 
    心叹一口好险的顾峥,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简单的接收了一下这名夜叉的最近的一些记忆之后,就在些许的小惊诧之中,带着几分底气的朝着龙王的水晶宫直奔而去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在顾峥的印象里,巡海夜叉一直都是以龙王三太子的小弟的身份出现的唯龙宫马首是瞻的马仔啊。
 
    但是实际上呢,他所在的这个躯体,也就是李艮,压根就跟龙宫中的虾兵蟹将,甚至跟龙王,都分属于不同的部门的。
 
    巡海夜叉,虽然挂靠在龙宫的下属,但是他的职责却是代替天庭巡视四海海域的职责。
 
    他这一职位,相当于天庭下派的御史监察一职,平日中负责监控汇报一下龙宫中的生活以及工作即可。
 
    虽然跟龙王从级别上论是上下级的从属的关系,但是一个归属于中央,一个归属于地方,两者完全可以说是不搭嘎的部门,彼此之间相互的敬着罢了。
 
    二一个,让顾峥有了几分底气的是,这巡海夜叉真正的跟脚所在了。
 
    原来,他本就不属于这东方世界中的神明,他这个小神还是一个引进的舶来品。
 
    他是通过西方神接引道人的推荐,在天龙八部众当中筛选出来的精英夜叉,给现如今空空荡荡的天庭,昊天上帝的手底下充填一下职位和人气的野神。
 
    ·在受到了天庭任命的那一刻起,就算是天庭方面的正式员工了。
 
    所以在这个短暂的时间内,顾峥所接收到的并不完善的记忆,却给他接下来要面对龙王的指派时,平添了三分的底气。
 
    就算面对那个老奸巨猾的龙王时,自己也无需太过于惧怕了。
 
    ……
 
    要说这顾峥,还真是短时间内无法将这个弯儿给转回来。
 
    前一秒钟自己还是个普通人呢,下一秒钟自己就成为了一个非人类。
 
    这搁在谁的身上都要难受一阵吧。
 
    想当年,一个太监就让自己适应了许久了,现如今……
 
    早已经离开了水晶房间,不需要闭气就在水中畅行无阻的顾峥,看了看自己那碧蓝色的皮肤,可以伸缩自如的利爪以及脚蹼……就陷入到了深深的迷茫之中。
 
    自己到底长得什么个尊荣,待到他度过了此次的危机之后,一定要找到一面宝镜,好好的瞅上一瞅了。
 
    不过现在,他首先要做的,就是去面对一下自己名义上的顶头上司,东海龙王的召唤了。
 
    想到与此的顾夜叉,脚下不停,不过一个分水的动作过去,他身边的海水,那些能够将普通人压爆的水压,竟像是有灵性一般的乖乖的分流至他的身体两旁。
 
    而他的身躯就好像是附着了一层十分润滑且能够增加速度的油膜一般的,竟感受不到半分的阻碍。
 
    顾峥就像跟个乡巴佬一般的,自己摸索着前进,心中的那点小雀跃,却是怎么都掩盖不住。
 
    而他的这一份欣喜,自然一进龙王殿就被坐上的东海龙王敖广……给看在了眼中。
 
    他一边努力的在颤动的如同儿童摇摇车的龙椅上保持住平衡,一边还要和颜悦色的询问殿下的顾峥,他现在的感受。
 
    “李将军啊,你看起来仿佛心情很不错?”
 
    “难道说,此次龙宫震动,海底翻腾的原因,你是先前就知晓了吗?”
 
    我去!
 
    这锅我可不能背啊,而且这位龙王爷是怎么从一个青面獠牙的夜叉形象的脸上看出愉悦的表情的。
 
    顾峥在心中一边吐槽这龙王的老奸巨猾,一边整肃表情将双腿大叉开之后回到:“回禀龙王,末将并不知晓这龙宫动荡所为何事,末将之所以感到欣喜,是因为这些日在东海海域中巡视时一些所见所思罢了。”
 
    “末将心想,这东海海域被龙王治理的真是风平浪静,绵延八千里的海域线上,百姓们更是安居乐业。”
 
    “靠海吃饭的渔民们对于龙王宫的信仰颇深,这边的龙王庙中的香火更是位于四海之首。”
 
    “这说明了您东海龙王爷的治理有方,而对于末将这种微末的小神来说,能够派到来东海巡海的差事,也是三生有幸啊!”
 
    这一番话,龙屁拍的不错,让坐在上首的敖广的龙须都微微的翘了起来。
 
    但是老龙王脸上的笑容刚刚升起,却被跟着一阵更加剧烈的晃动给打断了。
 
    “这地不曾震,为何宫殿摇晃?”
 
    “还望李将军行你巡海之职,上去查探一番才是啊!”
 
    得,将话头给转移到天边儿了,这剧情也楞给他拖回来了。
 
    顾峥瞅着上边完全没当回事的龙王爷,心道:你好歹给我派点虾兵蟹将的炮灰跟着也成啊,别等到人死了咱们再重视起来啊。
 
    但是这话顾峥还真插不上嘴,因为这龙宫内的一兵一卒……都不是他一个巡海夜叉可以擅自调动的。
 
    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他也躲不过了。
 
    咱们硬着头皮就上吧。
 
    于是顾峥十分豪气的朝着上首的老龙王一拱手,回到:“末将领命!”
 
    言毕,也不废话,朝着一侧皮皮虾的方向一伸手,对面的那两个大对虾就将他的日月开花大斧头给抬了上来,十分准确的就送入到了他的掌心。
 
    然后,顾夜叉李艮,就在龙王宫一众虾兵蟹将殷切的小眼神中,分开水流,直奔着入海口的方向。
 
    你别说这夜叉一族真不愧为凡人口中的迅捷鬼的名号,在这汹涌的海流之中,顾峥竟然也能做到一瞬千里。
 
    ……
 
 856 熊孩子那托
 
    但是随着他头顶上的光亮逐渐大盛了起来的时候,顾峥反倒是渐渐的就放缓了自己前行的速度,带着几分的蹑手蹑脚偷偷摸摸,改用潜泳的方式,就在入海口的边儿上,悄蔫蔫的露了一个头。
 
    天知道那个封神里边最大的熊孩子,上头有人的神二代大杀器哪吒在什么位置。
 
    若是他慌里慌张的就这么冒了海面,保不齐到了最后,也是一乾坤圈给解决了的货。
 
    想到这里的顾峥,悄悄的给自己的机智点了一个赞,你别说,他的谨慎还真是有一定道理的。
 
    他这刚才在海平面上露了一个头,就看见了一个白胖白胖的小娃娃,穿着一件红肚兜,将将遮挡着肚脐眼儿,梳着两把抓髻头,脖子上套着一个金黄色的项圈,手里拿着一块红缎子,正在九湾河与东海交汇之处的入海口的地方,扑腾呢。
 
    你说你个小孩子,在这种大风大浪的河口中,旁若无人的搏击风浪也就罢了。
 
    为啥你洗累了之后,反倒要将这里湍急的水流给当成了自家的水上乐园了呢?

欢迎转载红树林娱乐-红树林娱乐官网-红树林娱乐登录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红树林娱乐-红树林娱乐官网-红树林娱乐登录 » 言毕也不废话朝着一侧皮皮虾的方向一伸手对面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